免费咨询电话:

4000-186-148
在线申请 Enterprise evaluation
  • 电       话:
  • 姓       名:
  • 邮       箱: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4000186148
邮箱:
zhongyinls2020@163.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惠河南街龙立东方大厦701室
实时报道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实时报道 >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与王再祥劳动争议二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京03民终128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原审原告):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26号鹏润大厦A座2901。
法定代表人:关建中,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艽峪,女,1987年4月28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素茹,女,1971年5月18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原审被告):王再祥,男,1966年7月15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双双,北京市大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王再祥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初字第469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大公公司上诉请求:1.判决大公公司不支付王再祥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工资52539.56元;2.判决大公公司不支付王再祥年终奖170000元;3.判决大公公司不支付王再祥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29083.5元;4.判决王再祥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王再祥原系大公公司员工。2014年2月10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约定王再祥担任研究院副院长,试用期工资为20000元/月,转正工资为25000元/月。合同期限自2014年2月10日至2017年2月28日止。在此基础上,每月可向王再祥支付一定奖励。2014年10月10日王再祥因个人身体原因向大公公司提出辞职申请,大公公司于2014年10月27日同意其离职。大公公司认为,大公公司已经按照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足额支付了王再祥在职期间的工资,不存在拖欠工资之事实;王再祥因个人原因主动提出辞职,双方系合法解除劳动关系,大公公司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由于王再祥在公司工作仅8个月即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不符合协议书规定的享受年终奖励的条件。
王再祥辩称,同意一审判决,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王再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大公公司支付2014年2月至2015年3月工资181042.62元及25%的经济补偿金45260.7元;2.支付2014年年终奖200000元及25%的经济补偿金50000元;3.支付经济补偿金41666元;4.支付未休年假工资28735.2元。
大公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不支付王再祥2014年2月10日至2015年4月2日工资差额及工资74150.66元;2.不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29083.5元,3.诉讼费由王再祥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王再祥于2014年2月10日入职大公公司任研究院副院长,2014年9月调整为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总裁,王再祥与大公公司签订了期限至2017年2月28日的劳动合同,其中约定试用期至2014年5月9日,王再祥试用期工资为每月20000元,其中基础工资14000元、竞业禁止补偿金2000元、培训费2000元、保密费2000元,试用期结束后月工资标准为25000元,其中基础工资17500元、竞业禁止补偿金2500元、培训费2500元、保密费2500元。另该合同第十五条约定:“甲方按月核算、支付乙方工资。乙方明确知晓并认可甲方执行的任何成文或不成文的计划考核管理制度、规定、办法、形式、标准、方法和各类表格文件,乙方同意、服从甲方及相关领导、考评人给予乙方的考核评价结果且明确、认同以该考核结果计算乙方工资的实际发放数额,无需乙方的签字确认。”双方同时签订了《协议书》一份,约定王再祥试用期内其岗位对应奖励标准为每月13332元,试用期结束后为每月16666元,履行合同期限每满12个月可向大公公司提交书面申请及年度工作总结材料,接受大公公司年度考核,大公公司根据考核结果一次性向王再祥发放年度奖励上限为税前200000元,未满年度奖励发放周期解除本协议的,不享受年度奖励,“乙方的奖励标准根据绩效考核结果浮动、调整、第二条所列各种奖励标准为浮动上限,向下浮动可达100%。”合同履行期间,王再祥申请将试用期延长3个月,实际工作至2015年2月12日。大公公司向王再祥支付工资至2015年1月。
对双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如下:
1.王再祥的离职时间及方式。大公公司主张王再祥2014年10月10日申请辞职,因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解密期为3个月,依据法律规定劳动者离职应提前1个月申请,故王再祥4个月后才能离职,因此实际离职时间为2015年2月,2月15日王再祥不辞而别;王再祥主张工作至2015年2月12日,之后休病假,大公公司批准其在家写材料,因此未上班,直至2015年4月3日因大公公司拖欠2015年2月、3月工资及2014年年终奖,其书面通知大公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就此大公公司提交了王再祥书写的落款日期为2014年10月10日的《离职申请》予以证明,王再祥认可其真实性,但主张因大公公司极力挽留,其提交申请后未离职且继续此前的工作。王再祥提交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快递单及查询记录、手机短信以证明其主张,其中《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写明的解除理由为:“2015年2月份,公司与我因2014年奖金数额不能达成一致,并免除我的职务,致使我无法正常上班,截止发送通知之日也没有支付给我2014年奖金和2015年2月份工资”。短信记录包括2015年2月12日发送给关建中的短信,内容为:“关总您好!我的年终工资奖希望能正确处理,我希望公正处理。否则我只能辞职了!”因王再祥2014年10月10日后仍在原岗位工作且工资待遇没有变化,与双方劳动合同中关于解密期内调任至其他岗位的约定不一致,因此一审法院虽对大公公司提交的《离职申请》的真实性予以认定,但对大公公司主张的离职日期不予认定。王再祥主张的劳动合同解除日期有《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及快递单、查询记录予以证明,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因此一审法院确认2015年4月3日王再祥与大公公司解除劳动合同。
2.关于王再祥在职期间的工资。大公公司主张已足额支付,2015年2月工资因王再祥不辞而别而无法核算,未于2015年3月支付,并非拖欠。王再祥主张大公公司每月均以绩效考核的名义克扣工资,要求补发,且要求按照正常工资标准支付2015年2月工资、按照最低工资标准支付2015年3月工资。就此大公公司提交了2014年2月至2015年1月的《工资发放表》、2014年2月至2015年2月的《大公研究院计划考核汇总表》、《大公绩效考核管理暂行办法》、《大公集团考勤与请休假管理制度》及考勤表予以证明。《工资发放表》显示,王再祥2014年2月工资标准为13792.2元、考核结果为0.9,应发工资为22067元,3月至8月工资标准为20000元,考核结果分别为0.83、0.86、0.85、0.85、0.87、0.75,3月迟到53分钟扣款92元、4月旷工0.5天扣款1532.51元、5月2天事假扣款3065.01元,扣名片费28元,8月1天事假扣款1532.51元,应发工资分别为30973.42元、29932.9元、28002.09元、31095.1元、31335.74元、28203.29元,9月至2015年1月工资标准为25000元,考核结果分别为0.6、0.74、0.86、0.82、0.7,9月补发8月转正工资4697元,11月扣2天事假工资3831.36元,2015年1月扣0.5天病假工资929.15元。《大公研究院计划考核汇总表》显示,2015年2月王再祥考核得分为0,2014年2月至5月仅有考核得分未写明考核情况,6月写明“互联网金融研究等未完成”,7月写明“因观江置业报告格式打印问题、新员工入职岗位计划制定不合格等问题承担管理责任,考核扣分”,8月写明“互联网金融研究方案不合格推进扣20分,新员工试用期工作计划制定不合格合并扣28分,因下属员工代打卡扣3分,承担其他岗位工作较多加20分”,9月写明“招聘占60%,任务15人,实际完成1.5人,加扣33分,实习生考核表漏报、迟报加扣5分”,10月写明“招聘工作完成50%扣30分,计划考核扣5分,新员工入职审核扣5分,基础建设扣2分,报告超额完成,按比例奖16分”,2015年1月写明“1月招聘任务33人、占60%权重,实际完成61%,加扣11分,下属迟到较多,根据通报加扣10分,1次缺席集团会议且未及时查阅纪要,加扣2分”。考勤记录表显示的王再祥的考勤情况与工资表一致,2014年2月至8月的考勤记录表有制表人及大公公司各级领导签字,2014年9月至2015年1月的考勤记录表中王再祥均作为主管领导签字。王再祥称在职期间其在全部考勤记录中均签字,因此仅对有其签字的考勤记录表予以认可,对工资表中的实发工资金额认可,对《大公研究院计划考核汇总表》、《大公绩效考核管理暂行办法》、《大公集团考勤与请休假管理制度》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根据双方意见,一审法院对大公公司提交的工资表真实性予以认定,对于《考勤记录表》,因记录职工的考勤系用人单位用工管理的基本方式,无需职工签字才能生效,王再祥称曾在全部考勤记录中签字,并无证据证明,双方亦无此约定,大公公司提交的全部考勤记录均有制表人及各级领导签字,王再祥对没有其本人签字的考勤记录不予认可缺乏依据,因此一审法院对大公公司提交的全部《考勤记录表》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认定。另因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大公公司的规章制度在内网中公布即视为告知,一审法院对大公公司提交的在内网中公布的《大公绩效考核管理暂行办法》、《大公集团考勤与请休假管理制度》的真实性亦予以认定。《大公研究院计划考核汇总表》系大公公司单方制作,其中有其各级领导签字,其真实性一审法院予以认定,但其中部分月份的考核表未写明王再祥考核得分的依据,其他月份写明的考核扣分事项多为下属职工迟到代打卡、招聘任务未完成等,但其未举证曾与王再祥约定相应的考核指标及评分标准,不符合《大公绩效考核管理暂行办法》中关于“公开、公平、公正原则”的规定,即要做到“岗位职责、工作任务、业务标准、考核办法、考核结果公开”,现王再祥否认招聘等事项属于其工作职责,提出大公公司的考核不公开、没有客观标准且任意修改,因此一审法院对大公公司的考核结果不予采纳。
3.关于王再祥主张的年终奖。王再祥主张已通过年终考核,大公公司承诺向其支付年终奖。大公公司称王再祥2014年10月之后属于离职解密期,因此在该公司工作不满12个月,无资格申请考核并取得年终奖。王再祥就其主张提交了2015年2月15日收到的大公公司总裁施×的短信、2015年2月13日收到的原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梁×的短信、工作笔记及梁×的证人证言予以证明,施×的短信内容为:“你发来的短信已转关总,他很惋惜。年终奖不管你来不来,他都给你,按85%给,我催方×快办……”,王再祥回复:“谢谢施总!感谢关总!”。梁×的短信中称上午集团召开主要领导考核座谈会,大家对王再祥评价很高。梁×出庭作证亦称2015年2月13日大公公司开会对王再祥进行考评时评价很高。大公公司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因大公公司未提供相反证据证明,结合本案中双方陈述及其他证据,一审法院对以上王再祥提交的证据予以认定。
4.关于年假,王再祥主张自上一家用人单位离职后即到大公公司工作,因此主张应自入职时起享受带薪年休假。大公公司对此不予认可。王再祥提交了北京金车融汽车技术研究所出具的离职证明以证明其主张,显示其离职时间为2014年1月20日。大公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未提供相反证据,故一审法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予以认定。
5.王再祥及大公公司均提交了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京朝劳人仲字[2015]第07034号裁定书,其载明王再祥申请仲裁要求大公公司支付拖欠工资差额及25%经济补偿金、2014年年终奖及25%经济补偿金、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未休年假工资,该仲裁委裁决大公公司支付王再祥2014年2月10日至2015年4月2日的工资差额及工资74150.66元、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29083.5元,驳回了王再祥的其他请求。王再祥及大公公司均不服该裁决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1.关于拖欠工资一节,因一审法院对于大公公司的绩效考核结果不予采纳,大公公司应补发扣发王再祥2014年2月至2015年1月的绩效工资34532.3元。对于大公公司的考勤记录一审法院予以认定,其扣发事假、病假工资及迟到工资符合其规章制度规定及法律规定,不应予以补发,但2014年4月大公公司以旷工0.5天为由扣发王再祥1天的工资1532.51元,违反法律规定,应当补发工资766.26元。2015年2月1日至12日王再祥正常出勤,大公公司应支付其工资41666÷21.75×9=17241元。此后王再祥称休病假、在家办公,大公公司不予认可,王再祥就此未提供证据证明,一审法院不支持王再祥要求支付工资的请求。以上大公公司共应补发王再祥工资52539.56元。王再祥要求支付拖欠工资的25%的经济补偿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不予支持。2.关于年终奖,因一审法院对王再祥提交的相关证据予以认定,可证明王再祥在大公公司工作已满一年且大公公司已对其进行了年度考评,考评后曾表示同意支付王再祥85%的年终奖,王再祥亦表示同意,因此大公公司应支付王再祥年终奖200000×85%=170000元。王再祥要求支付25%的经济补偿金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不予支持。3.关于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根据证据一审法院确认系王再祥于2015年4月3日以拖欠工资为由与大公公司解除劳动合同,且一审法院认定大公公司确拖欠王再祥工资,其应按照王再祥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的平均工资标准支付王再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6463×3×1.5=29083.5元。4.关于未休年休假工资,王再祥提交的证据显示离职时间为2014年1月20日,其于2月10日入职大公公司,不属于连续工作。其在大公公司工作的时间为2014年2月10日至2015年2月12日,不符合享受带薪年休假的条件,因此一审法院对其此项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第三十八条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大公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补发王再祥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12日工资52539.56元;二、大公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支付王再祥年终奖170000元;三、大公公司于判决生效后7日内支付王再祥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29083.5元;四、驳回王再祥的其他诉讼请求;五、驳回大公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期间,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大公公司是否拖欠劳动者工资、年终奖是否应当发放及双方劳动关系的解除。
关于拖欠工资,依照王再祥与大公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及《协议书》,王再祥试用期月工资应为33332元,转正后月工资应为41666元,然而,根据大公公司在一审中提交的《工资发放表》显示,并未足额发放。其中,对于大公公司扣发王再祥2014年2月至2015年1月的绩效工资,大公公司上诉称系王再祥未达到绩效考核标准而予以扣发,但大公公司未举证证明其与王再祥约定的考核指标及评分标准为何,且亦未举证证明其考核结果的事实依据,故大公公司的考核结果,本院不予采纳,大公公司依法应补足王再祥该部分工资差额。2014年4月大公公司以旷工0.5天为由扣发王再祥1天的工资,违反法律规定,应当补发工资766.26元。对于2015年2月1日至12日的工资,王再祥正常出勤,大公公司依法应支付其工资17241元。
关于年终奖,王再祥提交的相关证据能够证明其在大公公司工作已满一年且大公公司已对其进行了年度考评,考评后曾表示同意支付王再祥85%的年终奖,因此一审法院判决大公公司支付王再祥年终奖170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劳动关系的解除,大公公司主张王再祥系2014年10月10日向其主动提出辞职,但王再祥提交的短信记录、网页新闻宣传、电子邮件及社保缴费记录等,能够证明王再祥在大公公司处正常工作至2015年,结合本院认定大公公司确实存在拖欠工资的情节,故王再祥于2015年4月3日以拖欠工资为由与大公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合法有据,大公公司应支付王再祥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
综上所述,大公公司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邢军
代理审判员孙承松
代理审判员郑慧媛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记员刘旭
书记员黄丹


上一篇:北京真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与王建新股权转让纠

下一篇:北京全顺达建筑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与董国明委托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河南街龙立东方大厦701室 律所:北京市大瀚律师事务所 投诉建议:010-80600066 邮箱:zhongyinls2020@163.com
-----版权所有人:北京市大瀚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京ICP备14006429号-4-----